手机端
상단여백
首页 人物专访
所有生命都值得记录,记忆之书(1)“用‘记录生命意义的记忆之书’一起设计更加幸福的世界。”
  • 作者 : 济州周刊
  • 发布时间 2018.08.25 16:08
  • 评论 0

‘所有生命都值得记录。’
以自传的形式记录平凡人的生活,这是“记忆之书”的宗旨与信条。说起自传,人们自然而言会想到一些留下丰功伟业的著名人士,认为只有社会上有名望的人们才会写自传,但是,真正延续和记录历史的其实是一个又一个平凡的人们。我们可曾用心了解过生活在我们周围的人们?我们可曾真正留意过我们父母的生活?反思中我们大部分人不得不承认:冷漠的我们对周围人的生活知之甚少。“记忆之书”重新发现和记录我们一直忽略的、错过的生命价值,让我们一起走近为所有生命重新赋予意义的“记忆之书”的总编辑朴範埈。
(本次采访内容将分两期连载,第二期将在下月刊登。)

Q. 您好!请先做一个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在扭动株式会社担任“记忆之书”总编辑的朴範埈。我的工作内容主要有三个,第一个是担任扭动公司的总编辑职务;第二个是在济州岛朝天邑善屹里经营“风小的图书馆”;第三个是写作,这也是我的主业。我原来生活在首尔,2006年下定决心以后靠写作为生,就毅然搬到了济州岛,后来在家旁边的独立建筑内开设了“风小的图书馆”,机缘巧合下开始了“记忆之书”的写作。可以说这三个工作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风小的图书馆
地址:济州特别自治道济州朝天邑善屹里3982
咨询电话:064-755-2850

 

Q. 创办扭动公司的契机是什么?
我到济州岛后不久经历了一段个人非常艰难的时光,因人际关系而焦头烂额的时候想到了“要成为一个懂得尊重别人的成熟的大人”。也是在那个时候读到了一本关于男性心理学的书,书中提到男性长不大的原因来自与父亲之间的关系,这种理论与我个人的经历产生了共鸣。从青春期开始,我一直认为父亲是沉闷的、不知变通的人,总觉得我与父亲格格不入。看完书以后,我觉得这种父子关系导致了我的不成熟。同时,书中也提到为了与父亲保持亲近的关系,首先要倾听父亲小时候的故事,因为我对父亲的小时候一无所知,不会以我自己的价值观评判那个时期。在我鼓起勇气向爸爸提出这种要求后,我第一次听到父亲讲述自己的童年,也能更好地理解父亲了。
我非常希望能与更多的人分享这段经历,也希望能为父亲用心准备一份礼物表达对父亲的歉意与感谢。因为我的工作就是写作,我希望用我的才能与期望为父亲记录他的一生,为他出版一本书,而父亲欣然同意了我的计划。
“如果我们大胆推测,到了我们父母亲的年纪后大家都是回忆着过去生活的,遗憾的是没有几个儿女愿意倾听。原本与父母亲渐行渐远的儿女们重新走到父母身边倾听和记录着他们所经历的生活,这会让父母亲无比欣慰和快乐。”
有不少认同我的想法与价值的朋友们陆续加入到这一计划中,共同设立了扭动公司。当然,这不是能改变社会的伟大事业,但我们希望向构成这个社会的每一位成员传递价值,也希望为热爱这项事业的人提供就业机会,因此在公司性质上选择了社会型企业。

Q. 能否介绍一下“记忆之书”的制作过程?
大部分内容是关于家人之间的故事,子女们会为自己的父母亲制作自传。受到子女委托后我们会对委托人以及其父母进行简单的采访,根据采访内容不同会优先安排地区、宗教信仰较为一致的作者,便于老人们更舒服地讲述自己的故事。开始写作前,一般会进行两次左右的采访,每次采访时间约为4小时,初稿完成后交由老人们亲自校队和确认,经过两次修改过程后定稿,再加上照片、家庭收支簿、子女写的序等附带内容后进行最终的编辑与设计。

 “对我们而言,重要的不是老人们讲述的内容是不是事实,而是老人们所记得的故事本身。无论内容真实与否,只要老人以那种方式记忆着生活,那么,记忆本身就有意义。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尊重他们的记忆,记录他们的记忆。”

Q. 您觉得“记忆之书”对老人有怎样的意义?
我们无法通过两次采访就完全记录他们的生活,但我们至少要找到他们的“生命意义”,这是我们的目的。这种“生命意义”往往是老人在讲述记忆的过程中自然而然获得的。作者能做的仅仅是以这种“生命意义”为主线,引导讲述人持续回想和讲述。
其实,老人们最喜欢和享受的是我们倾听故事的那段时间。有时候老人们的滔滔不绝会让我们不禁疑惑,这么多话他们是怎么憋在心里的呢?这也在另一方面反映了之前从未有人愿意花时间认真听他们讲述,这也常常让我们觉得心酸。所以,我们要代替子女倾听老人的故事,也以自传的方式为一直未能倾听父辈故事的子女们转述。
“老人们对我们讲述的过程也是他们‘治愈’的过程。为了讲述,需要去回忆,回忆过程中会想起许多尘封在心底的许多故事,从中找到生命的意义。而安静阅读记录着自己生活历程的‘记忆之书’会为老人们提供第二次治愈,因为通过阅读自己的故事可以更客观地面对自己的生活。”
“我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我为什么会那么消极地生活呢?”阅读过程中老人们会反思,也会获得慰藉。举个例子,有位妈妈因为少年时期放弃了自己的学业与工作后全心全力照顾兄弟姐妹和子女而觉得委屈,但在采访过程中,她也会重新回想到“对于我的付出与辛苦,我的弟弟妹妹们总是满怀感激的”。她也因“为家人奉献的充满感恩”的生命而体会到价值,心中的伤痛也得到了治愈。

Q. 那么,一家人在“记忆之书”制作过程中感受到的情感与社会价值之间是如何产生联系的呢?
因为我们国家在近百年经历了多次巨大的社会变革,所以每一代之间都存在着经验上的差异与代沟,也导致了许多社会矛盾。我们认为,引发这么多社会矛盾的最大理由是不懂如何互相尊重,这种情况在职场也很常见,所以记忆之书也在努力倡导“尊重”。从家人开始学习彼此尊重。“尊重”的态度很难通过学习掌握,而是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体会和领悟,所以,儿时的家庭关系在学习尊重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广义上,我们的活动倡导的是在家庭中恢复互相尊重,狭义上,是提醒大家倾听父母的生命历程,尊重故事中的生活本身。这最终也是与社会性尊重相关联的。

Q. 选择以“书”为媒介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在我父母、祖父母年轻的时候,书是非常珍贵的,很难得到一本书,书本身就是非常贵重的物件。所以,老人们在书中看见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会觉得非常荣耀,我们就想为那个时代的长辈们准备一本“以我的名字命名的,记录着我的生活的书”,主要是让老人们高兴。制作一本书其实是一件不符合效率原则的事情,但只要能让辛苦了一辈子的长辈们开心,能为他们送去温暖,那就是最好的方式吧。
 

Q. 未来对“记忆之书”有怎样的期望呢?
我希望能让更多人明白即使我的想法与他人不同,生命依然有意义和价值。我们这代人常常不能理解上一辈的人,觉得他们固执、不知变通,但我们不能无视那种生命的价值。需要变化的部分可以努力改变,但对生命的尊重和认可是不能变的,我希望这种态度与坚持能帮助解决社会中的各种矛盾与争执。
同时,也希望为上一代人留下书能形成一种文化,以后大家能理所当然地想到“在父母的金婚纪念日为他们出一本书”。出国旅行、贵重的礼物是子女的一份孝心,如果能为父母提供一次回顾自己的生命、发掘隐藏在各个记忆角落里的故事、记录生命的机会,是不是也有特别的意义呢?过去,有些家族会通过族谱记录家族的发展,通过记录或口述的方式代代相传,也是记录生命意义的一种方式,现在,很少有家族会记录族谱,我们是不是可以用书代替过去的族谱呢?这种文化如果能传播到全世界,相信我们的文化会变得更加丰富、更加饱满。
 

济州周刊  editor@jejuchina.net

<© 济州周刊(http://www.jejuchina.net),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复制发行>

icon热门新闻
评论 0
查看全部
没有帖子。
Back to Top